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高考不成即修仙在线阅读 - 142章 断臂

142章 断臂

        宁夏不是贪婪之人,此刻,他体内的两道虹桥皆已化魂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妖魂,一人魂,皆如蒙蒙光圈悬浮在丹宫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待主动松开手来,忽地,法海身体传来强大吸引之力,宁夏还是撤不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惊疑间,却见法海和尚仍含笑看着他,用沙哑的嗓音道:“秋叶江上潮信来,今日方知我是我。施主既有如此慧根,先贤大德之遗宝,便赠予施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法海和尚看向仿佛化作雕像的法空和尚道,“师兄,你又何必太过执拗,缘分未到,强求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便在这时,法空和尚头顶冒出七宝祥光,祥光化作一道光柱,径直钻入法海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你入魔道耶!”

        法善和尚都看不下去了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元长、元甲、元彬三个和尚,不明就里,看得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善和尚却已洞悉全部因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十年前,法空便四处搜寻金蝉子舍利下落,法善并不知晓法空得手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后来,法海忽然失智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联系到今日种种,法善便是再迟钝,也当能想明白这中间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堂堂法空大士,竟然拿同门师弟做了洗练金蝉子舍利的鼎炉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是想想,法善都想怀疑是不是自己脑子出了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眼前种种,法海忽然被宁夏唤醒,而法空看似一动不动,分明是在全力争夺法海体内的金蝉子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法海亲口道出,要将先贤大德遗宝赠给宁夏,摆明了是要将金蝉子舍利相送。

        法空忽然祭出七妙宝光,分明是拼着让法海身死当场,也要将法海体内的金蝉子舍利剖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同门相残,如此惨剧,让法善心胆俱裂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时迟,七妙宝光才钻入法海体内,法海身体忽然如吹大的皮球。

        轰的一下,法海喷出一口浊气,壮大的肚皮瞬间缩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浊气直射法空,法空竟不敢硬接,猛地腾身避开,轰的一下,那浊气击在法空原来打坐之处,顿时宝光大阵,竟然触发了防御方阵,打得整个大厅剧烈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元长、元彬、元甲三个和尚完全看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位师叔祖怎么自己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肚里乾坤,法海师兄竟修成这旷世绝学,三十年洗练金蝉子舍利的辛苦,果然没有白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法善和尚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记忆里,法海师兄虽然修为强悍,但和法空师兄比起来,还是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没想到,三十年后的今天,法海师兄竟修成了肚里乾坤,有了和法空师兄一战的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大和尚才对了一招,宁夏忽然觉得紧挨着法海的右掌,忽然传来一阵炽烈的温热,仿佛一个活物从法海的身体生生硬钻入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那活物便要顺着他的手掌,直钻入他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地,法空和尚掌中点亮了一团太阳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法空和尚手持一个铜钵,催开了禁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量金钵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夏脑子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了当初法空大士和秦可清交战时,便曾动用过此无量金钵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无量金钵威力极大,射出的佛光瞬间就击溃了秦可清的百无一用剑,当时若不是余万秋恰好赶到,秦可清只能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夏绝想不到法空大士疯起来这么可怕,对自己师弟动起了无量金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业障!业障!”

        法善和尚先怒了,喝声未罢,一挥手,佛力狂放,一领紫金袈裟兜头便朝无量金钵射出了的金光罩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法空大士轻轻一拍金钵,金钵射出的金光大盛,几乎瞬息之间,紫金袈裟便化作片片金蝶四处飞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善和尚狂喷一口鲜血,元长、元彬、元甲三人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法海和尚高声啸道,“法空啊法空,万没想到你竟坠了魔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喝声未落,他张口呼啸,一团团浊气狂喷,竟将无量金钵射出的金光死死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便在这时,法空大士低宣一声佛号,连续两掌击在无量金钵底部,嗖地一下,金钵完全光芒瞬间聚成一束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束光芒瞬间切开了法海和尚喷出的浊气,法海和尚也哇的一声,狂喷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道光束余势不绝,直直斩在宁夏手臂弯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光束便要斩中,法海和尚厉啸一声,正钻到宁夏臂弯处的那股灼热,竟被催得前突了分毫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宁夏铜皮铁骨一般的肉身,竟如豆腐一般,被那道光束切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业障!”

        法海和尚厉喝一声双目喷血,发疯一般朝法空大士狂扑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夏强忍着剧痛,摄入斩落的手臂,送入识海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条断臂,对他来说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凤凰胆的存在,他身体的每一部分,都是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不能将断臂遗留在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断臂的疼痛,相比他此刻经历的痛苦,简直不及万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法海和尚那一击斩落他的手臂之余,宁夏也看到一枚冬枣大小的红彤彤圆润如肉球的珠子,硬生生被劈成了两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瓣随着他的断臂跌落,剩下那一半如泥牛入海,钻入他体内,瞬间搅得他体内一阵天翻地覆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夏心里明镜一般,那红色珠子必是金蝉子舍利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法空催动无量金钵那一击,根本就是奔着斩落金蝉子舍利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法海和尚最后那一吼啸,分明就是要坏法空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还是慢了半步,好在还是助力金蝉子舍利在宁夏臂弯处多行进了毫末之遥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这毫末之遥,让法空大士那一击,阴差阳错地将金蝉子舍利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法海和尚状如疯癫的嘶吼,猛攻法空大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是痛惜金蝉子舍利,而是惋惜宁夏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蝉子舍利蕴含了难以想象的可怖的佛力,宁夏若是修有佛力也还罢了,还可勉强导引疏通,尽量按住半片金蝉子舍利内的恐怖佛力,不要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宁夏是个俗世人,不曾修有佛法,这恐怖佛力一旦爆发,除了死,法海和尚想不出别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说宁夏于他有大恩,单是一个凡俗世人,这样死在自己和法空手中,法海和尚也难以接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