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父爱如山大道君在线阅读 - 第3章 神秘势力的威胁

第3章 神秘势力的威胁

        夏府,东头的小院里,传来一阵幼儿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在下人们眼中,深沉多智,手段狠辣的三爷,此时就是一个普通的慈祥父亲,坐在草地上,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六个高矮胖瘦不同,但都长得粉雕玉琢的儿童在草地上做着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女孩跑到夏咏初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!爹爹!你来追我嘛!”童稚的声音,天真而活泼,让人发自内心地感到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追了她半天,好几次故意放过她,过一会才把她扯到怀中,用额头碰一碰,惹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孩子自己去玩,他坐回草地上,神态慵懒,继续看着孩子们玩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孩子都身体壮实,走路都比同龄的孩子走得稳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四男、两女,年龄都是4-7岁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份上,都是半年来夏咏初陆陆续续收下的义子义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收下的是四个义子,然后是两个义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是从夏府五千多户佃农的家庭中,精挑细选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家人,也很乐意把他们送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农民朴素的认知里,孩子送到夏府是来享福的,而且不但能节省家庭开支,还能拿到一笔不菲的补偿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夏府也许诺,今后每隔几年,都会允许他们回去探亲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这半年的精心照料,营养的改善,他们个个唇红齿白,粉雕玉琢,看着就容易让人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类的幼崽,在这个年龄段,依然是最可爱的萌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再长大一点,就变得讨厌,变成熊孩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客卿段宏注视着夏咏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表情虽然木讷,但其实心灵非常敏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得到,夏咏初是真的很放松,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令他感到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这个夏咏初,和那个杀伐果断、谈笑间强敌灰飞烟灭的夏咏初,究竟哪个才是真实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爷,”片刻后,段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夏咏初身后,“有件事需要你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被夏咏初招揽的江湖人士,当年也算得上顶尖高手,手上人命无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府的下人都不太敢直视他,下人们私下议论,总觉得他身上散发淡淡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他其实外表平平无奇,甚至有几分木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连夏府的另外几名一流高手客卿都对他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在夏咏初面前,总是毕恭毕敬,当初夏咏初为了折服他,很是花了一番心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段宏又扭头看了看那六个孩子,目光里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仅是他,其实大部分人都想不明白,三爷的夫人才刚刚为他诞下嫡子,为什么他要急忙收养几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义子和义女,从法理上来说,也是有继承权的!

        段宏毕竟在江湖闯荡多年,见多识广一点,猜测夏咏初可能是想给自己的嫡长子打造一个班底,甚至已经在私底下培养死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微笑着点头,在几个孩子的头顶摸了摸,又吩咐下人,“你们,继续带着孩子们玩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慢慢地跟着段宏,向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书房,夏咏初悠然坐下,段宏站在他面前一时沉吟,似乎在想着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也不催促,看着面板。

        现有子嗣数量:7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子:夏其烈。年龄:半岁。亲密度:13。

        义子:夏其文。年龄:7岁。亲密度:24。

        义子:夏其武。年龄:5岁。亲密度:18。

        义子:夏其英。年龄:6岁。亲密度:25。

        义子:夏其雄。年龄:4岁。亲密度:27。

        义女:夏其兰。年龄:5岁。亲密度:32。

        义女:夏其芷。年龄:6岁。亲密度:38。

        详细数据展开/收起

        已签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前积分:1244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库存:刀兵符x3,雷击符x3,厚土符x3,《潮生剑决》。《幻魔身法》。

        义子义女们的起名,不是按照年龄排序,而是按照收养的时间排序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几个义子义女的亲密度,在这半年里飞速增长,倒也不旺他平时几乎吃住都和小家伙们一起,悉心照顾他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们的亲密度,比亲儿子还高出一大截,这真是有点无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思忖,大概是因为自己的亲儿子还是一个襁褓里的婴儿,智力才刚刚萌芽,大部分反应都是本能反应,属于“有奶便是娘”的年龄段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又没奶,自然就没法提高亲密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几个义子义女,稍稍懂事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他们只要多陪伴、再表现得亲切一点,就容易获得他们的好感,亲密度自然就能提高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内向一点的夏其武,其余几个孩子和他的亲密度都超过了20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两个义女的亲密度,又普遍比四个义子要高,这就让夏咏初难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义女,被收养的时间更短!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是因为女孩子更黏人?

        女儿都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夏咏初感觉到,孩子越多,提升亲密度的速度越慢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因为,孩子太多了,给每个人的关心、陪伴的时间就会减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必须注意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短期内,他不会再收义子义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系统的规则,与其收养1000个子女,每个子女的亲密度都不到10;还不如专心培养一个子女的亲密度到90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库存里的两本秘籍,还有雷击符、厚土符,都是签到获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阵子其实签到获得了好几件不错的东西,除了这些,还有一只混血妖兽幼崽,似乎颇为不俗,但现在还太幼小,只能撒娇卖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份秘籍并不是什么江湖上烂大街的东西,但也不算好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潮生剑诀”:“胤河真人为了给门人弟子增加护道手段,所创的剑诀。剑走偏锋,但威力不俗。黄级下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幻魔身法”:“武道宗师楚别情老年所创身法,被江湖公认为诡异第一。不入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份秘籍,一份是黄级下品,一份根本就不入品,价值明显比黄级中品的《长春功》要差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是他的评价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不管是《潮生剑决》还是《幻魔身法》,如果流落到江湖上,足可以掀起一阵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打算先将《长春功》掌握透彻,而且《长春功》附带的炼丹术他也有兴趣研究一番,所以暂时还时间分心去修炼这两份秘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爷,”段宏咬咬牙,终于下定决心,抬头看着夏咏初,“在小少爷的百日宴后,有一股势力找到了我。接触几次后,终于透露,他们想要和我里应外合,血洗夏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的目的,是逼问出夏家掌握的那些东西的制造工艺和配方,玻璃,瓷器,印染,味精……最好能掳走一批工匠。实在不行,至少也要大肆劫掠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本想和他们虚与委蛇,然后找机会带着刘大、孟雄他们几个,干掉那伙人的领头人,替夏家扫除隐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不久前我发现,那个势力竟有几分深不可测的感觉,已经露出水面的,就有好几个不下于我的顶尖高手。我怀疑,那个势力里甚至还有宗师存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他们真的有宗师,那夏府绝对无力抵挡。这事已经超过了我的能力范围,只能请三爷决断了。而且得速速决断,他们既然已经对我透了底,而我如果没有回应,他们可能就会马上动手了,不会给我们太多从容布置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认真地听着,手指关节习惯性地在书桌上轻轻敲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,其实他从别的渠道也知道了,如果这几天段宏不来向他汇报,他就会怀疑段宏的忠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,段宏依然是可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白底黑纹的狸猫“喵呜”一声,从半敞的窗外懒洋洋地走入,胡须上似乎还有一些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 狸猫将肉乎乎的身体凑到夏咏初的手掌下,直到夏咏初开始抚摸它的皮毛,它才惬意地抓了抓脸,躺下假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多,你又去哪里调皮了。”夏咏初看着这只狸猫,宠溺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段宏盯着“狸猫”,忽然瞳孔缩了缩,然后目光有些惊疑不定地看向夏咏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嘴唇动了动,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抚着狸猫的皮毛,半晌才开口:“以你的判断,如果夏家举家之力和他们对上,会是怎样的后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宏再扫“狸猫”一眼,犹豫片刻,低声说:“我应该能勉强带着小少爷逃生,刘大、孟雄等或许也能脱身。其余人,必死无疑,夏府鸡犬不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微微点头,陷入沉思。过了一会,他又问:“你有什么提议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宏毫不犹豫地开口,“倾尽家财,请玉剑门出动顶尖高手来保护夏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语速很快,显然这个念头在他脑海里已经想了很多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剑门?”夏咏初轻声重复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湖传闻,玉剑门的祖师曾是神秘莫测的修行者,只是没有将他那门能筑基入道的功法传承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如此,玉剑门依然是附近州郡最强大的江湖宗门,明面上拥有两位宗师,顶尖高手近30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在占地超过六百万平方公里(是的,相当于三分之二个种花国大小了)的楚国,都算得上是最拔尖的江湖势力,属于“武道圣地”那种,哪怕楚国皇室都要对其保持一定的尊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楚国,不论国土面积,还是包括人口、文化、经济等在内综合国力,在天下十余国中,都稳居前四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被认为最有希望一统天下的大国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如果能说动玉剑门出手,夏家的危机自然能度过去。”段宏对此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不带丝毫感情色彩地扫了他一眼,“你说的那个势力,究竟是何人建立,总部在哪里,明面上有些什么人?有没有固定的产业?他们为什么会盯上夏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宏脸色难看,只能不断摇头。“这个势力,连名字都没有,十分神秘!我甚至觉得,这个势力都未必是楚国的本土势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并不怀疑段宏的忠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很清楚,段宏的能力、心智都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造成段宏一问三不知的,只能是因为那个势力太神秘,太谨慎,组织也太严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他另外的几条渠道,也没打听到那个势力的重要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去吧,找人盯着老大和老四。对方如果想弄到配方和工艺,要找突破口,肯定会找上他们。还有我二姐,小六和小七的夫家也不可不防。我那几个叔伯,都是碌庸之人,不能成事,却能坏事,找个借口,这几天把他们都集中看管起来。”夏咏初淡淡地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抿一口茶,瞥了段宏一眼,淡然说:“这事不难解决,我先考虑一下怎么处理最省时省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宏精神一振,作为顶尖高手的他,当初被手无缚鸡之力的夏咏初折服,所以他对夏咏初有种盲目的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夏咏初说能够解决,那就一定能够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他又道,“还有一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