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父爱如山大道君在线阅读 - 第15章 平平无奇的女人(三更求推荐票!)

第15章 平平无奇的女人(三更求推荐票!)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走出书房的后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停下脚步,眯着眼,感受了片刻迎面而来的春风,那微风带来的泥土芬芳,万物复苏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春风拂面,他的心情也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愉悦的心情,穿过一道低矮的院墙,沿着游廊走了一里多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看沿途怒放的五颜六色的鲜花,以及那些绿得娇艳欲滴的树叶和青草,感受着无处不在的春之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府这些年把周围的地都买了下来,扩建了好几次,修成了一个大园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心目中,这应该不会比《红楼梦》里的大观园差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,他花的银子更多,请的设计师和工匠更优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看着不远处,草地上争奇斗艳的一丛花朵,冷不丁一个清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三爷好兴致,这是在欣赏大好春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光听这声音,就能从脑海中勾勒出一道遗世独立、清静美好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……夏咏初转过身,扫了眼那张平平无奇的面孔,含笑回应:“语贞,已有数月不见,我对你甚是挂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感到可惜的是,刘语贞脸上有明显化妆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化了浓妆还平平无奇,不化妆得有多丑?可惜了她那曼妙的身姿,和那双明亮的剪水双瞳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语贞表情没什么变化,眼底里却有一丝隐晦的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语气淡淡的:“对小女子这个可怜的人,还请三爷不要太过为难好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有点窘地笑了笑,“我有为难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亲切地称呼小女子的闺名,可其实小女子与三爷你不过是合作关系。这要让外人听到了,于小女子的名声有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听了,轻轻摇头,失笑道:“名字是你自己告诉我的,我称呼你名字也有错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语贞面上依然没什么表情,但是眼里有些微羞涩和恼怒,“夏三爷饱读诗书,曾高中两榜进士,该不会连最基本的道德是非观念都没有吧。小女子为云英未嫁之身,闺名怎能被别人随意称呼!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凝视她的眼睛:“世俗道德与我何干?你若抛不开这些,就不要说什么修仙修道,你修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语贞似有震动,杏目圆睁,嘴唇微翕,半晌才点头:“小女子受教了。多谢三爷指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啊,语贞你不用自谦地称呼什么小女子之类的,就说‘你’‘我’,不行么?何必搞世俗那一套,”夏咏初笑了笑,没再继续这个话题,“你那位尊上,答应出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语贞摇头:“抱歉,小女子虽极力相劝,但尊上似乎有所顾虑,不愿出手。小女子窃以为,或许他正在凝罡炼煞的关键时期,不愿动手,影响修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没事。能现在干掉他当然更好,不能的话,拖一拖,对我也没妨碍,反而对付他的把握更大,”沉吟片刻,夏咏初道,“对了,语贞你若是能打听得到,哪里有罡气、煞气,我愿以重礼相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语贞眸光闪烁:“三爷,莫非你默默潜心修炼,这短短六年里竟已跨越了筑基、练气,如今将要凝练罡煞之气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笑着摇头:“提前预备而已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主动投靠过来的刘语贞并没有全盘信任。当然,这个女人也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    本质上双方只是合作而已,谈信任、谈忠诚实在是有点奢侈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语贞想了想,“如果有足够分量的情报,能打动尊上,或许小女子能从他那儿打探一下,哪里有罡煞之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,”沉吟片刻,夏咏初说,“至于够分量的情报,我可以给你一些,让你拿去交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语贞却迟疑了:“话虽如此……不过,小女子窃以为,这样贵重之物的消息,尊上也不一定掌握。所以大有可能,不是小女子打听不到,而是尊上他自己也不知道。就这样将重要的情报告诉他,似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冷笑道:“那也没关系,反正,他就快是个死人了,一个死人,知道再多重要的情报也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语贞点点头:“那小女子就尽力而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深深地看她一眼:“注意保护自身,消息打探不到就打探不到吧,没什么,成固欣然,败亦无咎。消息会放在平时的地方,你找时间去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最后一件事。夏兄,那卷无名功法的练气部分,小女子何时可以一览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目光闪烁了一下,认真打量她几眼:“恭喜你,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,短短时间你就完成了筑基,确实天资不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女子资质驽钝,只是多亏了三爷提供的丹药,才能侥幸成功。小女子铭感五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练气部分的功法,会和那些消息一起,放在平时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小女子这便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背过身,没有去看刘语贞离去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人对着夏咏初的背影笑了笑,几个起落就消失在树丛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从她离开的方向,一头身姿矫健,体形大如猎犬的白底黑纹狸猫走了出来,迈着懒散而有韵律的步伐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走到夏咏初跟前,亲昵地蹭了蹭夏咏初的裤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不用跟着她,”夏咏初笑着说,“这是个没安全感的女人,还是不要去吓唬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似是说给宠物听,又似是自言自语,夏咏初道:“多多啊,我告诉你,我不需要彻底掌握她,那没有意义。只要她能为我所用就好,而我会努力营造好局势,让她心甘情愿为我所用,这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个高智商的女人,虽然长得不怎么样,但是能力手腕都非常突出,只是平时习惯性地藏拙。要是她愿意倾尽全力替我办事,很多事我就不必亲力亲为了,能给我省下多少时间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这个女人,我是志在必得。如果非要纳她为妾才能安她的心,我也愿意牺牲一下色相呢,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狸猫“喵呜”一声,看着夏咏初的目光似乎在撒娇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为难地说:“多多,你现在这么胖……不,这么壮,还想趴我肩膀上?这可不行的,我肩膀会断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喵呜,喵呜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”夏咏初无奈地说,“5分钟,不,3分钟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狸猫就敏捷地跳上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如猎犬的狸猫,小心翼翼地蹲在夏咏初的肩膀上,夏咏初龇牙咧嘴,这画面有点让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细看,却又有几分温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