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父爱如山大道君在线阅读 - 第19章 孩子们的调研

第19章 孩子们的调研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怎么突然几个孩子的亲密度都上升了一点两点?额,除了已经49点临界点的小武和小兰。恩,还有小英那个小白眼狼不但没涨,反而降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例行地看着系统面板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搞个社会实践活动,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。本来只是想打磨他们的心性,顺便也是埋一个后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我已经决定在这三个月内去弄死那个尊上,万一行动失败,遭到反噬,马上就有人带着孩子们远走高飞,至少给我留一点骨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的手缓缓地前后移动,抚摸着多多的颈毛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多惬意地闭着眼睛,懒洋洋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猫更爽,还是撸猫的人更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孩子们每天都能涨一两点亲密度,那该多好?那很快就都亲密度突破90了,那样的话,我就可以在商城随意地买买买,估计十年内就能修成金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说为什么会突然涨亲密度?就算李灏那老货,如我所料地偷偷去给孩子们送吃的,孩子们也该只感谢他才对,怎么会给我增加亲密度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名其妙,莫名其妙。带孩子,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摇摇头,继续思考对付尊上的谋划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夏府的几位小少爷、姑娘,这十几日里辗转于郡里的县城,到属于夏府的农庄上“调研”——这个词是夏三爷发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调研的内容,也不过是走马观花地查查账,和庄民聊聊天,到田间地头走一走,还要借宿在庄民家里,了解庄民的生存状况;看看那些庄头有没有瞒上欺下,中饱私囊,有没有欺男霸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肯定不会让他们去操持具体的事务,不过是让他们对这些有一点泛泛的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些泛泛的了解,已经让夏府几个锦衣玉食的少爷、姑娘有极大的触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他们所见,生活条件最差的,也不过是夏府的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夏府下人的生活,对很多农民来说,已经是天堂一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少人,削尖脑袋,想要把子女送到夏府,哪怕是卖身为奴都在所不惜?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楚国不允许奴隶存在,不允许卖身契,也不允许签超过10年的长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豪门大族有的是办法规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,就有好些自认为模样周正的男孩女孩,年龄和夏其文等差不多大,偷偷地寻过来,磕头求他们,恳求被带去夏府为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所求,只是一口饱饭,一袭能保暖的旧衣。

        耳闻目睹这些,让夏府的几个孩子,从三观的根子上都受到了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,小小的队伍离开了华丰县,准备前往下一个目的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日上三竿的时候,大家都已汗流浃背,小少爷夏其烈更是累得有些撑不住,不过他也是懂事,脸色苍白还在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李灏看不过去了,叫队伍停下休整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其雄从夏其烈腰间的玉佩上收回目光,喝了几口水,踌躇一阵,来到李灏跟前,行礼后说:“李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灏缓缓睁开眼睛,似乎有点老态龙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今年还不到50岁,不过在这个时代,40岁的男人就可自称老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大家眼中,他妥妥的是一个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他生在夏府,从小生活条件就不差,现在看上去也并不苍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雄哥儿,找老奴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管事,”夏其雄的态度很恭敬,“我就是想问问,那个陶庄头会被怎么处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余几个孩子听到“陶庄头”三个字,也都竖起耳朵偷听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其兰更是直接撒丫子跑到李灏跟前蹲下,双手托着下巴,就差捧个大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小淑女模样的夏其芷也装作若无其事,悄悄地挪近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家伙呀,”李灏想了想,“当着庄民的面,狠狠抽他一顿,然后撤掉。不过之前我们经过的,三水县的农庄,不是庄头被我们拿下了么?会让姓陶的去三水县那里暂代一年庄头,以观后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抽一顿?还去另一个农庄当代庄头?”夏其雄简直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的孩子也都纷纷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孩子们朴素的观念里,这个人就该杀掉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夏其兰、夏其芷,私下里也表示,“这个人应该严惩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陶庄头,是这几日他们“调研”的农庄的庄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面管着百多户庄民——或者换句话说,是给夏府的土地耕种的“佃农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庄民,和夏府有着一定的人身依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没有土地,只是在替夏府种地,所以他们自己不用交税,向官府交税的是夏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通过依附夏府,他们也可以免除一些徭役、兵役。甚至他们中的大部分,在官方的账册上,是不存在的,属于隐户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府给他们的回报,是每年会给予他们勉强果腹的口粮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些复杂的东西,孩子们不能完全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们至少知道,这些庄民都是从属于夏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庄头,是夏府选出来管理庄民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队伍刚刚来到这个农庄,就有庄民来告状,说陶庄头有欺男霸女,中饱私囊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,有条不紊地安排下去,听取双方的陈词,然后派人去找别的庄民搜集旁证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不是官府办案,不需要那么严密的手续和证据,总之大家心里有数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几天的调查,最终确认了,陶庄头的罪状属实。

        陶庄头至少霸占了三个良家女子,这还是有据可查、可以寻得到苦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还多次欺凌、殴打庄民,其中有两人在被殴打后不久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中饱私囊之事,也有,不过在孩子们看来,这几年陶庄头上下其手贪污的财物等,总共价值两百多两银子,实在也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几个孩子,男孩的月例银子是4两,女孩是5两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逢年过节,也经常能拿到十两八两的赏银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百两银子在他们看来,并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还没对陶庄头做出最终处置,他们就按照计划,启程前往下一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孩子们依然在牵挂,迫切想知道姓陶的会得到什么样的处置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李灏的一番话,让他们大失所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