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父爱如山大道君在线阅读 - 第20章 人命,贱如草芥

第20章 人命,贱如草芥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就连夏其烈,虽然小小年纪,心里也有一定的是非观念,觉得这样非常不妥,“是我们冤枉陶庄头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正牌小主人,李灏是不敢怠慢的,他恭敬地说:“小少爷,据老奴了解,姓陶的确实做下了那些事,没有冤枉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其烈仰起小脸发问:“那不应该重重地处罚他吗?为什么只是抽一顿呢。他害死了人,还欺负女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灏看了看夏其烈,又看了看另外几个孩子,他轻叹一口气,说道:“小少爷,其实,三爷说,这些事情,应该等你们回府,由他来给你讲,这是他身为父亲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既然小少爷急于知道,老奴不得不越厨代庖,给小少爷解释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孩子都围拢过来,认真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灏并不在意他们,他真正在意的,只有小主人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讲解,也只针对小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灏早已认定,日后继承夏府的,只会是夏其烈,不会是这些捡来的阿猫阿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些阿猫阿狗要凑过来听,他也懒得赶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少爷疑惑的是,为什么对姓陶的处置会那么轻。因为这人有能力,之前农庄被他打理得紧紧有条,亩产在附近几个县是最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他虽然有点贪,但是有分寸,不该伸手的没有伸手,这就很难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他打死人,根据调查,其实他也不是故意要弄死人,只是确实失手,下手重了,事后也给了苦主一定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其芷这时插嘴,“一个只补偿了3两银子,一个只补偿了5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语调虽然平静,但谁都能听出她的不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灏瞅她一眼,慢悠悠地说,“他们都是贱命。他们的命,就只值这么多银子。而且苦主家里,能够接受,这就够了。之所以来告状,其实也是被人唆使。唆使苦主的人,其实也是想把姓陶的弄走,他自己来当庄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其芷平时安安静静的,但此时追问:“为什么说他们命贱?父亲大人也认为他们的命贱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灏看了她一眼,却全然不搭理,只是接着说:“至于姓陶的抢了那几个女人,那也没什么,有点不妥,但他毕竟也将其纳入房中,没有作践。所以综合考量,此人罪不至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免去庄头一职,也是应有之意。不过此人,勉强也算个小小的人才,虽然不必太在意,但能用的话,顺手用之也无妨。但肯定不能继续放在本县了,否则他日后肯定会报复回去。因此将他调至三水县的农庄,让他继续给夏府做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李灏低下头,“小少爷,老奴是个粗人,懂的不多。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,等回府了去问三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斜着眼瞅了夏其芷一眼,“他们的命贱不贱,我说了不算。大姑娘你要不要回庄里,亲自去问问那几个苦主的家人,就问他们,你们的命是不是贱如草芥,你猜他们会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其芷昂起头,眼里有火焰,但不知怎的,没有再开口,而是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其雄心道,连“越俎代庖”这样的词都会用,虽然说错了一个字,但你好意思说自己是粗人?

        夏其烈还有点闷闷不乐,似乎不能接受,夏其雄轻轻推了他一下,对李灏行礼说:“多谢李管事为我们兄弟解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他们还没能赶到目的地,在客栈住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这可比住农庄里舒服多了,晚餐也丰盛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孩子们都情绪有点低落,除了夏其兰,都没吃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孩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,平时可是能吃下一头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里歇下,夏其烈一个人一间房,夏其英和夏其武、以及夏其文和夏其雄、夏其兰和夏其芷则两两一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睡下后,夏其英有点翻来覆去,平时很沉默的夏其武说道:“英哥,别翻了好不好,你吵得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其武平时沉默寡言,性格内向,但是外冷内热,待人真诚,孩子们都不讨厌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其英和他关系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武,今天这事,你怎么看?”夏其英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其武还没开始变声,仍是童音,“我不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其武不做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其英知道,他是不会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都是闷葫芦,又不是今天才这样,所以夏其英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夏其武的呼吸变得均匀,应该已经入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只是11岁的孩子,瞌睡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夏其英自己却是始终睡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:经过今天这事,这些难兄难弟有没有意识到,夏三爷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光明伟岸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上的事情,其实并不是那么美好,只不过大家从小生活在夏府,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他们看到的,只是这血淋淋的世间,非常普通的一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忽然他听到有些微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其英一动都不敢动,放匀呼吸,让自己看上去像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,其实他的感觉特别灵敏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服下了提升资质的丹药后,他和几个兄弟姐妹都是世间最顶级的习武资质,也都耳聪目明,但他有一种超乎五感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到,有一个人从窗户穿了进来,悄无声息地站在夏其武的床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会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是来杀人的么?

        谁敢做这样的事?

        客栈外那些明岗暗哨都没发觉吗?

        夏其英的脑子里杂念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敢有任何激烈的念头,生怕心跳的变化,会被对方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瞒过夏府那些护卫高手潜入到这里的,一定是最顶尖、最顶尖的高手!如果对方有杀意,而我大声呼叫,在护卫赶到这里之前,我就会被像捏死一只小鸡崽子一样杀死!”夏其英在心里权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那神秘人似乎并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夏其武的床头站了十来分钟,又向夏其英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其英继续装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手悄然按在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其英连心跳、脉搏都没有变化,纯当自己已经睡熟,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一股暖流,从那只手掌流出,流经夏其英的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    持续了有十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神秘人悄然翻窗离去,就像来时一样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后很久,夏其英坐起,在黑暗中,双眼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‘血杀’段宏?”夏其英自言自语,看了看自己的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在用真气给我们梳理经脉,打通淤塞。做这种事,要损耗他的功力,如果没有三爷的命令,他肯定不会做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其英重新躺下,看着客栈的天花板,目光有些茫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