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父爱如山大道君在线阅读 - 第63章 你只是换了种方式留在为师身边(三更,求票!)

第63章 你只是换了种方式留在为师身边(三更,求票!)

        “徒儿啊,”孟襄子叹息说,“为了这次作法,为师筹谋数年,耗费心血找来了许多珍稀灵材,大半身家都填在了里面。可是如果这样下去,却只能得到一具温养境的炼尸。这是血本无归啊。你能理解吧?你也不希望为师功亏一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翡有不详的预感,硬着头皮说:“师尊,徒儿一定努力去寻找奇珍异宝,孝敬师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幽幽开口:“其实,你现在就可以孝敬为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翡刚要张嘴求情,忽然眼前一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师父,为什么,我是你唯一的徒弟啊!徒儿对你忠心耿耿啊,你不是也一向很疼爱徒儿吗?师父啊,我不想死,师父!”蔡翡以为自己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只是从喉咙里发出几声低沉的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翡儿,其实啊,为师是很疼爱你的,也舍不得你的。为师没有子嗣,你就像为师的亲儿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个亲传弟子眼中失去光彩,皮肤变得乌黑,迅速转化为炼尸,一向冷峻的孟襄子也忍不住有些伤感,有些絮絮叨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啊,为师待你一直都是真心的,悉心教导,毫无保留。你要什么,为师就给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,这件事牵涉到为师重回金丹境的希望啊。儿子确实亲,但是哪有大道重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翡儿啊,想必你能理解为师吧。你就像为师以前的徒弟一样,安心地……为了为师,而牺牲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说完,蔡翡也已经完成了转化,变得了一具人不人鬼不鬼的炼尸,宛如从最恐怖的噩梦中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为师其实本来想把你培养到温养境,那个时候,再将你做成一具分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,今次为了不血本无归,只能提前把你用掉了。把你做成炼尸,实在有点浪费,哎,为师也很无奈啊,接下来又要去物色一个合适的徒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乖徒儿,去吧,去厮杀,去撕碎别的炼尸,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到你身上。以你练气境的修为,很可能成为假丹境的炼尸。其实你并没有死,为师也没有抛弃你,只是你换了种方式留在为师身边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到为师重回金丹,就将你炼化为一道神通,你也能陪伴为师千年。对你来说,这也是件好事吧!你也能分享为师的长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蔡翡向外奔去,孟襄子的目光中流露一丝伤感,和一丝期待、一丝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白希音已经降下,不过依然没有降至地面,而是降至百米的高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蔡翡转化的炼尸飞奔出来,以摧枯拉朽之势,不断扑杀别的炼尸,白希音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不够,先天不足,这大阵也有所残缺。哪怕是以练气修士为基,还是有所不足,无法蜕变形成假丹境的炼尸。需得更多的刺激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她曲起纤指,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绿光从她指尖飞出,落入蔡翡炼尸的头颅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阴玉华液,当可提升你的潜力,让你有望突破成为媲美假丹境的炼尸。再给你找一个对手,让你在战斗中,加速进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喃喃自语地说罢,她再看向章东葳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温养境……怕是不会拿出真本事动手,只会逃走。若是飞遁,那炼尸还真不一定能追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再看了看夏咏初的背影,“修为低微了点,不过……也只能选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屈指一弹,一道微弱的荧光飞了出去,瞬息就飞掠了上千米,落入正向着西城门走去的夏咏初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修士,可千万要撑住,别在这炼尸完成蜕变前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一无所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蔡翡转化而成的炼尸猛地停下动作,看向西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鼻翼翕动了一下,似乎闻到了世上最有诱惑力的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它丢开手中被撕成两半的另一具炼尸,弯下腰四肢着地,宛如野兽一般地手脚并用,迅速向西边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透过池水的水面,看到爱徒向西门跑去,孟襄子仓惶站起,四处张望,高声道:“是哪位前辈在戏弄在下?还请现身一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若有冒犯,还请前辈恕罪,在下必竭诚补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还请现身一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连喊几声,都没有回应,他开始怀疑,是不是自己在疑神疑鬼,或许是蔡翡的转化出了什么问题才导致失控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个女人的声音,似在他耳边,幽幽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浑身寒毛直竖,偏生一动都不敢动,过了一会,见对方没有后继动作,他才试探性地迈出一条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    似有一股凉风从他鼻尖刮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赶紧收回腿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等了一会,孟襄子觉得,刚刚或许真的只是刮了一阵风吧?于是再次迈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    凉风再次刮过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想了想,转过身,向另一个方向迈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    凉风这次是擦着他的鼻尖过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那彻骨的凉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不敢再抱侥幸心理,哀声道:“前辈有何示下?晚辈必当从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连问三遍,对方却不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一咬牙,打算舍了这具身躯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刚刚打算发动,就猛地感应到自己其余分身里的神魂在同一时间,全部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女人终于开口:“信不信我一个念头,你其余所有的107具分身全都要飞灰湮灭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变了脸色:“前辈想要晚辈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东西别装蒜,你年纪比我大,以为我闻不到你那神魂腐朽的臭味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那女人就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修行中人,达者为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女修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想了想,苦笑一声,坐在池边,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明显,对方是要他继续主持大阵,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发散思考一下,是不是自己筹谋这件事,一直到选中这周安县施法,一切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?

        究竟是何等高人,才能做出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,玩弄自己于股掌之间?

        普通的金丹境肯定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不敢深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希望自己将刚刚想到的东西全部忘掉。

        了解得越少,活命的机会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只能老老实实地,继续推进,等到结局,等到蔡翡的炼尸完成蜕变,再跪地请求那人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希望那个女人不要太过喜怒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正在向章东葳询问,该如何彻底拔除这些尸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麻烦,很麻烦,”章东葳回头看了看夏咏初的家眷们,皱眉道,“要么,有针对性的解毒药。要么,使用昂贵的通用解毒丹。我劝你别考虑后一种选择,那样的通用解毒丹,对你来说真的很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贵?”

        章东葳看了他一眼:“至少100灵的灵石,不过下品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哑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是很懂“100灵”是什么意思,但大约可以猜测,“灵”是计量单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身上摸出一颗从荆东芃那搜刮来的灵石,抛起又接住:“章道友,我这颗灵石的品质怎样?别人告诉我是中等品质的,我担心被骗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