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父爱如山大道君在线阅读 - 第68章 神秘女修

第68章 神秘女修

        炼尸蔡翡立刻扭头对付夏咏初,但巴掌的边缘已经擦着刘语贞。

        劲风扫过,刘语贞闷哼一声,吐着血飞进了旁边的瓦砾堆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被直接击中,只是被拳风擦了一下,她就受了重伤!

        还好,炼尸蔡翡的注意力始终保持在夏咏初身上,没有去追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的话,夏咏初也救不了她,炼尸蔡翡只要过去再踏上一脚她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语贞也是硬气,虽然她肯定剧痛,却咬牙一声不吭,不想让夏咏初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甚至看到,她掏了一张符攥在手心,随时准备激发,大概是想瞅准机会,对着炼尸蔡翡来上一发,给自己制造逃跑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意心领,但是真的没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头炼尸的实力太强,皮粗肉厚,夏咏初估计,自己签到获得的这些初级符箓,都不可能伤到它。

        炼尸蔡翡步步紧逼,夏咏初疲于奔命,只是一股韧劲狠劲支撑着他,才到现在都没有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感觉已经接近极限的时候,炼尸蔡翡突然停下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身上那些黑线,在这一刻仿佛吸饱了血的水蛭似的爆胀,而夏咏初目力所及范围内的炼尸纷纷倒地,很快就没有一头能站着的炼尸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心中一喜,心想这玩意是不是一直在吸收凶煞之气什么的,现在终于要把自己给撑爆了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下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想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炼尸蔡翡的身上发生了剧变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数秒之内,它的皮肤,不再腐烂流脓,而变得坚硬、柔韧而有光泽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脸上,不再是乌黑一片,颜色变浅,似乎变成了金属或某种晶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关键的,是它的气势,依然在暴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断攀升!

        那种如有实质的压迫,让夏咏初心头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傻子也看得出,这些都是好的变化!

        恐怕这头炼尸要进一步进化了!

        而对炼尸来说好的变化,对夏咏初来说,就是灭顶之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原本就不是对手,逃生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这炼尸进化完毕,自己哪还有活路?

        “多多,不要再留手,打它!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自己,则摸出最后一张雷击符,想也不想,直接激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想伤到炼尸蔡翡,而是寄希望于破坏它的进化,让它遭受反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噼啪!”近乎白色的耀眼光芒,带着能摧毁一切的威势,冲向炼尸蔡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却在三尺之外就被一层看不见的东西挡下!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不信邪,游龙剑飞出,同样在三尺之外就被挡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多想扑上去,结果在那层无形的膜上撞得头晕眼花!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的心不断地下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趁现在它没动,我们赶紧走!”夏咏初冲过去抱起刘语贞,就要跑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炼尸蔡翡会不会很快结束进化,追上来一巴掌将他扇进土里,已经不在考虑之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雷击符,而是他们的头顶,有大片的乌云迅速聚集,电蛇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是雷劫?这头炼尸,莫不是要突破金丹?”夏咏初惨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了,逃吧,趁它现在还不能动弹,能逃多远就逃多远!

        多多也是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,宛如遇到了天敌,失去了斗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”一声幽幽的叹息,似乎远在天边,又似乎回荡在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毛骨悚然,回头一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只素白的手蓦地出现,在炼尸蔡翡的头顶虚按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炼尸蔡翡立刻停止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只手一甩,一条细如蛛丝的线飞出,缠上炼尸蔡翡,绕了好几圈将它牢牢捆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天空的乌云,在这时也出现了消散之势,不再雷鸣电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操作?夏咏初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看去,那素白的纤手,原来属于一位女修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修踩一条红菱,缓缓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菱飘然,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空气,原本充斥着炼尸的恶臭和人血的腥臭,此时却被一种神秘的香味取代——不是花香,不是香水,却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和他怀中的刘语贞细看去,见那女修容貌没有丝毫瑕疵,眉心一点鲜艳的红痣,增一分嫌胖、减一分嫌瘦,天上的仙子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不敢多看,这女修带给他的压迫感,如有实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会是什么境界?金丹?还是更高?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她是什么境界,至少现在,他根本没有与之平等对话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能屈能伸,将刘语贞放下,扶着刘语贞站立,低头道:“见过仙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多多也立刻缩到他身后,就像遇到危险的孩童,本能地寻找父亲的保护,很是从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什么仙子,而是个女魔头。”那女修倒是回答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声音如同清泉流响,让人迷醉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不敢抬头,低眉顺眼地说:“不知仙子来到此处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女修冷冰冰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炼尸蔡翡被那条细如蛛丝的线捆着,拼命挣扎,那看似岌岌可危、一扯就断的细线,却是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修伸出纤纤玉手,缓缓点向它的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炼尸蔡翡顿时像是断电的机械一样,一动不动,安安静静地等着女修的手指点到它的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指并没有直接接触它眉心那块变得有如玉石的皮肤,隔着一寸,就有一道白得耀眼的光线从女修指尖射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光线射入炼尸蔡翡的脑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像是触电般地剧烈抽搐起来,全身似乎都泛起光晕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它重新安静下来,原本显得狰狞的面孔,看上去也平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修收回水葱般的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没有抬头,但是感觉得到,她正在看着自己,似乎在斟酌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女修开口,“你不过是练气境的修为,却能与这头炼尸战斗许久,甚至逼得它向丹境蜕变,倒也潜力不俗。这个,就赏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一道清光落在夏咏初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定睛一看,却是一只保温杯大小的瓷瓶,散发着莹莹清光,一看就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,瓷瓶悬浮在空中,载沉载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抓住瓷瓶,没有马上打开看,心里猜测着会是什么奇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女修,恐怕至少是金丹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高人,哪怕是将她看不上眼的垃圾随手拿出来随手打发,也是夏咏初平时可望不可即的奇珍异宝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估计这瓷瓶里的东西,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不管是什么,道谢都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仙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。”女修没有再说话,脚下的红菱伸长一点,缠住炼尸的一条手臂,然后腾空而起,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