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父爱如山大道君在线阅读 - 第70章 何谓仙人

第70章 何谓仙人

        纳刘语贞为妾,是夏咏初早就确定下来的方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女子虽然相貌平平,但是也有许多吸引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性格好,会说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最关键的是,这个女人有能力,有智慧,会是他的贤内助,而且在修行方面也有天赋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是真的希望有这样一个道侣,共参大道,共同进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此时,他见好就收,并不紧逼。

        先让刘语贞搬到夏府来住,别的事情,以后慢慢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都搬进夏府了,还会出去吗?

        答应搬进来,其实已经说明了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,不过是水磨功夫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妾之事,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又不是色迷心窍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城外,和风姵、子女们再次相见,风姵不顾形象,扑到他怀里痛哭一番,刘语贞在旁边静静地看着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说到夏其文和夏其兰之事,夏咏初笑着对剩下的几个孩子说:“各有各的缘法,只要他们能过得好,为父只会开心。以后你们也是这样,我夏咏初的子女,要有主见,有追求,明白么。你们今后是随我修行,还是想拜入别的门派,我都不会勉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丑话说在前面,要随我修行,还是得满足一些条件。就像你们拜入任何一家修行宗门,都是有条件的,别人也不会什么人都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到这,夏其英难免有些心下惴惴,他总觉得这些话是说给他听的,夏三爷或许……根本就不会让他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再一次开始后悔,之前没有追随那三个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,夏咏初最初其实是不打算让他修行的,不过随着夏其文和夏其兰的离去,更主要的是随着自身实力的增长,夏咏初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中午时分,按照夏咏初的命令来接应的车队赶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分乘马车南下,孩子们的社会实践自然是中止,这趟都会直接回夏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侧卧在马车的车厢中,夏咏初表情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姵蜷缩在他怀里,因为疲劳和尸毒的影响,神情倦倦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轻轻抚弄着她的秀发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姵忽然开口:“夫君,你是仙人,对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手上动作没停,笑道:“我是追寻仙道的修行者。一直都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姵眨着眼:“其实夫君你一直是这么说的,只是我们都没有相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安慰道:“因为我没有向你们证明,甚至故意误导你们,你们不相信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妾身还是应该相信的。”风姵有点沮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以后,我会将功法教给你和你姐姐。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修行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妾身知道,有仙缘者,万中无一,之前那几位仙长也说了。”风姵温柔地抱住夏咏初的腰,“夫君,妾身想要修行,只是想要与你长相厮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夏咏初笑着摸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风姵又问:“夫君,你想将刘姑娘纳入房中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坦然承认: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姵手上一紧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她有不满和醋意,但是她没有明显地表现出来,而是说:“刘姑娘对夫君应是芳心暗许的。之前她在面对那些江湖客时,自称是夫君的爱妾。如果不是心有所属,她断然不会说出这样有损名节的话。毕竟,她可以说她是夫君的表妹,或是夫君的下属。她却偏偏要自称是夫君的爱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风姵的嘴角微微勾起,露出一个风情万种的微笑,“夫君,妾身是不是又要多出一个妹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笑道: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妾身可要努力争宠才行呢。”风姵用甜得发腻的语气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需要争,我最宠爱的永远都是你。”海王.夏咏初宝刀未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知道夫君是在哄妾身,妾身还是很高兴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哄你呢,我说的都是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姵钻进夏咏初的怀里,心里被甜蜜充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车队走官道,来到泉阳县,已经是傍晚,便入城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府在泉阳县自然也是有许多商铺的,酒楼、米行、成衣铺、当铺、车马行、首饰店、药材铺、瓷器铺……什么赚钱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大家便住进自家开的客栈,享受了美食和热水澡,早早地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房间后,夏咏初露出让风姵又羞又喜的笑容:“娘子,你身体里的尸毒未消,只是暂时被压制。长此以往,还会发作,需得想办法拔除。现在就让为夫来替你拔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姵含羞说:“请夫君施展妙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折腾,就到了深夜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姵香汗淋漓,乌黑发亮的秀发披散在雪白的香肩上,衬托得分外诱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那一双明媚的大眼睛里润润的,嘴角那一抹满足而慵懒的笑容,简直就是对夏咏初最好的赞美和嘉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啊,”风姵的嗓音有点沙哑,比平时更显得有磁性,“你晚些时候是不是也要用这样的方式替刘姑娘拔毒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倒不必,”夏咏初支起身子,摸着她的秀发和香肩,“和她的话,掌抵掌,输入法力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姵抿抿嘴,“那真是可惜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什么?对谁可惜?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姵咯咯笑了起来:“夫君明知故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番打闹后,风姵好奇地问道:“夫君,你是仙人,为什么也会做这种……这种夫妻房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懒洋洋地说:“首先,我还不是仙人,只是以成仙为终极目标的修行者。其次,仙人也有五情六欲,修仙又不是把自己修成石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《长春功》上的一句话,缓缓说:“仙人同于人者,五情也。仙人异于人者,神灵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仙人异于人者神灵……这是什么意思呢?”风姵出身官宦世家,她的父亲虽然不如风衿的父兄那样学富五车,但也算是颇有学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知道她的水平,去考个童生肯定不成问题,考秀才都有机会,这已经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番话,前半句很好懂,后半句确实不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不同的角度出发,可以有不同的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不喜欢不懂装懂,他笑道:“为夫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有个东西,为夫还没看过,这是今天那位女修赐下的。来我们一起看看,到底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掏出瓷瓶,小心地打开,向里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他屏住了呼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