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父爱如山大道君在线阅读 - 第76章 浏丽山坊市

第76章 浏丽山坊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浏丽山坊市?也不是很难找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抬头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高耸入云的楼阁……这个司空见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些楼阁,比起前世见惯的高楼大厦来说,造型上面还是要漂亮一些,古色古香,飞檐斗拱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驾驭着法器法宝灵活地穿梭,飞行的修士——铁包人见得多,这种人包铁的,很少见,很稀奇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就是各种兽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看上去就很聪慧的灵兽,绕着主人卖萌;有妖气滔天、凶性毕露的妖兽,被看上去仙风道骨的高修骑乘;也有张牙舞爪,似要择人而噬的凶兽,令人担心会挣脱他们身上的束缚,在坊市里制造血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夏咏初对浏丽山坊市最初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别的方面,就没什么特别的印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浏丽山坊市是有防护大阵的,但是从外观上完全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坊市的规划,也很普通,街面的布置也是寻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并没有给夏咏初“仙家气象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内心不由得有点小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掐指一算,从赤岭县出发到现在,差不多已经过了3个月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比预计的时间长了一倍,是因为夏咏初肯定不是一直在闷头赶路,中间也会看看风景啊,体验一下各地的风土人情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旅途中也发生了一些小插曲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要总结起来,这些插曲足够写一本百万字的扑街网络小说了——之所以扑街,是因为剧情不够扣人心弦,不够热血,也不够爽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一些司空见惯的套路,美女投怀送抱啊,小弟纳头便拜啊,路见不平啊,除暴安良啊,先隐忍不发然后摊牌摆出自己修仙者的身份引来吃瓜路人的惊羡、崇拜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过程中夏咏初自己玩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读者看了最可能会给的评价是:没劲。老套。

        花了三个月的时间,怀着种种憧憬,历经艰难险阻、划掉,等到终于赶到,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寻常景象,失望也是难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唯一一条通往坊市的道路尽头,站着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是修士,夏咏初感应一下,应是练气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警察+辅警的组合,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道路两旁,看上去似乎可以通行,但大家都不走,自然是有理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的信物。”夏咏初递上信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从荆东芃的老巢里找到的那块刻着鹏鸟的腰牌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没接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神古怪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普通人陪着笑说:“上仙是很久没来了吧?现在进出坊市已经不需要信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这是为何?”夏咏初不是好奇宝宝,不过一个坊市的运行规则出现了重大变故,他肯定得关心一下,因为说不定就会关系到他自己的切身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事都抱着“和我没关系”的信条的人,总有一天,人家也会“我伤害你,和你有什么关系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普通人看了眼旁边的修士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友,”那位练气修士感应了一下夏咏初的气息,倒是很客气,“此事其实已经人尽皆知了,按理说告诉道友也没什么关系,但是现在我正在值守,有晶石在进行记录,有些话,我是不能说的。道友若是想知道,不如进入坊中再打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扫了一眼,果然有一块晶石悬浮着,散发着柔和的光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记录影像?或者声音?甚至影响和声音?

        好家伙,修仙界的执法记录仪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下决心,一些好东西自己或许买不起,但是像这样的晶石得买几块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这样进去?”夏咏初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得登记一下的。请道友说明一下你的姓名,出身门派,目前常驻的地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狐疑:“就这?我说个化名没关系么?报个假地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练气境修士道:“没关系,坊市并不是要追查道友的真实信息,只是对道友有个称谓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想了想,报上了自己的信息:韩立,长春派门下,常驻长春派的道场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完事后,从练气境修士那里领了一片玉牒,输入法力,上面便能浮现出他刚才编造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夏咏初走远,那个普通人问道:“冯仙师,刚才那人说的长春派,小的怎么从没听过。真有这门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练气境修士皱着眉,看着他手中的玉牒,“有,还真有。虽然韩立这个名字是假的,但别的信息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奇怪也哉。”那普通人摇头晃脑。

        练气境修士笑道:“有什么好奇怪的。说不定这世上有个凡人武学门派叫做长春派,也或许是这个人自己成立了一个叫长春派的门派。我们听没听过,不打紧。只要‘荇菜’认可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普通人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到现在都很难习惯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过“荇菜”,但是他知道,戴仙师的庶务傀儡“荇菜”被放置在“摘星楼”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占据了足足十层楼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庞大的身躯,和“荇菜”的形象,着实难以挂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,平时取名不都是喜欢用些优雅明亮的词汇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什么流火,天枢,凤翎,获麟,玉藻,丽晶……让人看不懂,但是一看就觉得很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荇菜”这种寻常植物,为什么会被仙师拿来给一个那么厉害的傀儡命名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进入坊市,第一件事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不知道别人会怎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啊,他首先要找到一个地方洗澡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作为修士,他有种种在凡人看来神奇的法术傍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护道法术没掌握几门,功能性法术他还是学会了不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路上搓个水球给自己洗洗脸之类的,太简单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尽管他赶了3个月的路,还不至于说满面风尘、一身酸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既然要去购物,那肯定还是打扮得光鲜一点比较好,免得被狗眼看人低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是他问了一圈,坊市里没有专门的澡堂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只能找客栈住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凡俗世界那种客栈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坊市里的所谓客栈,有的都是独立小院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他到了客栈,人家张嘴就问:“道友要什么级别灵脉的小院?”

        灵脉?夏咏初傻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