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父爱如山大道君在线阅读 - 第78章 你死得不冤

第78章 你死得不冤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来之前,就很清楚自己囊中羞涩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些东西想买,但他也知道要量力而行,不必抱什么指望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增长一点见识,就算是完成了保底的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能收获一些东西,那当然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收获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能提升人灵韵和仙资的丹药,或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练气境以上,用于辅助修行的丹药,或丹方——他自己和他的子女们用不上,但是可以赏赐给亲近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《长春功》上附着的丹方太少,而且大多是针对普通人的,和筑基境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《长春功》是修行功法,只是附带讲了一点炼丹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功法,如果有不错的功法,他也想入手,毕竟《长春功》不见得适合每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适合他凝练的罡气、煞气,若是有售,那当然也不能错过,自己如果想去外面寻找,得耽误多少时间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炼丹术、炼器术、灵植术等修行技艺,夏咏初也是垂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太多太多想买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的全部家当,只有:114灵。

        哦,刚才房费用掉了3灵。还剩111灵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到浏丽山,不知道自己灵石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仅能修炼到练气境的低劣功法,不知道谁创的,不保证修炼了会不会有毛病,售价:80灵。

        能修炼到神通境的功法,大路货,仅仅只售卖到罡煞境部分,售价:1000灵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接受中品以上灵石结算。就相当于前世地球,有些东西仅限美元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功法方面,夏咏初就知道自己没指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罡煞之气的话,常见、便宜的数千灵,罕见、珍稀的数万至十几万灵。还不见得合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丹药方面,适合罡煞境修士日常修炼的丹药,平均售价100-150灵一小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小瓶只够修行两三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筑基丹售价:100灵。

        极品筑基丹压根就没得卖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夏咏初心心念念的,能提升灵韵的丹药,蕴灵淬体丸,售价:5500灵,只接受中品以上灵石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口袋里那点灵石,只能从这灵丹上刮下一点粉末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蕴灵淬体丸在自己的商城里只需50积分就可兑换一粒,夏咏初顿时觉得系统真的很良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现在光是夏其烈一个人,每天就可以给他提供30积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如果夏咏初铁了心要买,也不是买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还是有从荆东芃那搜刮来的丹药,以及几件法器可以出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没有直接掏出游龙剑甩到人家脸上问“这个多少钱收”,但是通过在出售法器的店铺观察、询价,他大致能进行估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游龙剑这种级别的法器,卖到8000灵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柄飞梭,作为飞行法器,15000灵是合适的价格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藏星伞,这极品防御法器,连神通境修士都会打破头来抢,金丹真人用起来都不寒碜,卖个2万灵轻轻松松,而且还是只接受上品灵石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拿下品、中品灵石来买,没个4、5万灵绝不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上品灵石的用途,比起下品、中品灵石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地说,同样是蕴含1000灵的灵石,下品灵石的体积是一大堆,上品灵石只是一小颗。

        更精纯,输出效率更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用来辅助修行,用做驱动傀儡,或是用来布阵、用来炼丹等,上品灵石的功效,都是下品灵石无法取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1000灵的下品灵石,是绝对兑换不到1000灵的上品灵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2.5:1的比例都勉勉强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夏咏初突然想到荆东芃,顿时觉得此人死得不冤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大兄弟,你不是输给了我,你是输给了几万灵石,知道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灵石,砸都砸死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你足可以含笑九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逛了一圈之后,夏咏初对坊市有了个大致的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还跑到西边的摆摊区看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一整天下来,他什么都没买。

        逛完就回到客栈,花5个灵贝买了一点灵果灵酒,慢慢吃喝完毕,早早睡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夏咏初精神抖擞,直奔“生生堂”,一家主营出售和回收丹药、珍稀药材的店铺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天裂谷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东葳眯眼看着天裂谷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看多少次,天裂谷的景象都是那么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之前,他曾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这叫“天裂谷”,而不是“大裂谷”,不是“地裂谷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亲临现场,才能体会到,那种“天空裂开了”的视觉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章东葳社身前几步,危东敏神情冷峻地眺望着裂谷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是灵活机动的飞行妖兽,地面是奔涌的妖兽洪流。

        铺天盖地,似乎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其实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惊涛骇浪,也终将拍碎在礁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年的妖兽潮似乎早了一些。”危东敏自言自语了一句,忽地觉察到有异,低头掏出那条贴身藏好的手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,那手串上的珠子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章东葳诧异道:“怎么了,师兄?”

        危东敏没有回答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半晌,他抛出一只巴掌大的微型小舟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舟迎风见涨,很快便长到恰好能载人的长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危东敏跳上去,小舟“倏”地起飞,以常人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,在天空绕行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危东敏降落时,章东葳眨了眨眼,“师兄?”

        危东敏一时沉吟,又眺望了一下无边无际的妖兽潮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才道:“出发前,师父嘱咐了我一件事,要我去解决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手串一旦靠近那人,就会变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人现在已经距离我们不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现在的情况,我肯定没法离开天裂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危东敏抬起头,“师弟,你替我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东葳虽不乐意,却也不想明着拒绝,只能勉强应道:“为师兄办事,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替我办事,是为师父办事,”危东敏道,“那人在东边,我估计,或许会在浏丽山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坊市?”章东葳目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吧,”危东敏将手串交给章东葳,“不要冲动鲁莽,先打听清楚,不要招惹强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东葳自然明白,师兄的意思是,要看对方有没有后台背景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后台背景,就直接打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如果有后台背景,那自然要慎重决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晓了,师兄放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