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父爱如山大道君在线阅读 - 第87章 月隐宗

第87章 月隐宗

        顺着一条青草茵茵的小路走了一会,地势陡然降低,眼前视野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竟是一个处于山顶的山谷。

        真不知道这地势是怎么形成的,巧夺天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——之前孟襄子说过,此处是月隐门的祖师人为塑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大的工程,对于凡人来说不可思议,但是修为高深的修士,确实有移山倒海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受了许多网络小说熏陶的夏咏初并不缺乏想象力,很快就接受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这月隐宗的祖师还挺厉害的,如此大手笔,不知是位金丹真人,还是神通境的高人?

        极目望去,只见眼前的山谷中,星罗棋布着许多美丽得如同宝石的小池塘,还有数栋造型优美的木石结构的建筑穿插点缀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上去并不像夏咏初之前拜访过的那些修行宗门,倒像是一处世外桃源,宁静而美丽,遗世而独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贵宗没有开启护宗大阵么?万一有凡人走到这里怎么办。”夏咏初随意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凡人怎么可能到得了这里。至于护宗大阵,”孟襄子苦笑一下,“敝宗不善经营,在灵石方面有些拮据,难以维持大阵的日常开销。于是平时无事,一般是不会开启护宗大阵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心下了然,原来不是没有大阵,只是没有开启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之后遇到突发状况需要翻脸,得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道友,请!”孟襄子欣然引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跟着他来到最高大气派的一栋大屋,风格有点宫殿那味,不过没有人间宫殿那么富丽堂皇。

        殿前有两个少年,穿着款式一样的淡蓝色长袍,见到孟襄子过来,远远地行礼:“见过孟长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杂役弟子,韩道友你不需向他们行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对夏咏初说了一句,又扭头问他们:“掌门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掌门外出游历未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又说了几个名字,杂役弟子都是同样的回答:“均外出游历未归,门中只有二代和三代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其实早就清楚,不过还是装作欢喜的样子:“如我所说,门中罡煞境以上的修士都不在,韩道友,该放心了吧!此事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笑道: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道:“我们赶了几天的路,旅途劳顿。韩道友不如先去沐浴更衣,休息片刻,过一会我们再品茶论道,赏玩天外奇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自然是想先看了那块石头再说,免得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呢,对方既然都这么说了,他也只好客随主便,“如此便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本以为“沐浴更衣”是客气话,没想到一个杂役弟子将他领到不远处的一处房舍,屋里有一个健身房游泳池大小的水池,清可见底,热气腾腾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又有两个披着轻纱的貌美凡人少女进来,服侍他脱衣沐浴,等他入水后,又帮他搓背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种阵仗,夏咏初心无涟漪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家已经被他经营成了豪族,这种事情早已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点定力都没有,他房中不可能只有一妻一妾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个少女手有点不老实,夏咏初平静地开口:“别做多余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没有疾言厉色,那凡人少女却是吓得大气也不敢出,接下来一直老老实实的不敢逾越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任由她们的素手给自己搓背,心里却在细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月隐宗,明明是修行门派,日常生活却是充斥着世俗奢靡,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被十丈软红迷醉了心境,倒也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回来,夏咏初自己修炼的《长春功》,感觉有点偏向于道门功法,中正平和,修炼时需要清静悠远的心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这些日子,走访的许多门派,似乎都不是道门的路数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加没遇到过佛门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在楚国时,世俗界也没有佛门道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此方世界,不存在佛门道门?

        可为什么《长春功》的遣词造句里,又处处透着类似于道门的风格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,时间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一会儿,夏咏初迈出水池,少女们为他擦干身体,要给他换一声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摇头拒绝,将自己的衣服丢入水池中,施展功能性法术“清洁术”轻松洗净,然后用法力控制温度变化,将之迅速烘干,重新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“澡堂”,一个杂役弟子在门口弯腰,恭敬地行礼:“韩前辈,孟长老请您去听风阁品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凡人,会称呼修行者为“仙师”“仙长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个杂役弟子也是修行者,只不过天赋较差,修行速度较慢,至今仍未完成筑基,所以称呼夏咏初“前辈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在路上,夏咏初随口问了些月隐宗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不涉机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前在来月隐宗的途中,孟襄子就说过一些:月隐宗的掌门是一位半步神通境的修士;除此之外,包括孟襄子在内,共有1名温养境、3名罡煞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往下,还有数十名练气境的弟子和杂役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数很是寒碜,与那些大派没法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在孟襄子口中,月隐宗也算是三流宗门里比较拔尖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金丹真人坐镇的宗门,即为一流宗门,全天下共14家;

        有神通境高人的宗门,为二流宗门;

        而月隐宗有个半步神通境的掌门,所以算是三流里的拔尖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不知道这种算法有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胡诌,他也只会鼓掌叫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是来收获机缘的,不是来树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杂役弟子似乎没什么机心,有问必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将他的回答与孟襄子之前所说的一些话互相印证,倒是没发现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谷里的池塘和小湖泊都十分明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花草树木,看似是自然生长,实则都经过杂役弟子精心的修剪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年轻的修士,在树下舞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修士看着清澄的湖面,状若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杂役弟子一路给夏咏初介绍各处房舍的用途,来到一个独立的小院前,他弯腰示意:“这就是听风阁,门中师长们经常在此聚会,谈玄论道。听风阁的二楼,藏有门中许多贵重之物。韩前辈,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