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武侠小说 - 父爱如山大道君在线阅读 - 第109章 新的神通雏形

第109章 新的神通雏形

    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闷雷似的轰鸣声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谷中的豪宅里,风衿和风姵这对姐妹正在交流修行的心得。

        闻声两人一齐向那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出关了?他又在练习法术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姵侧耳听了一阵,笑道:“听这动静,威力怕是极大。要我猜啊,夫君是在练习神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衿点头。“我还没见过夫君施展神通呢,这神通,究竟有何等威势?难以想象。姵儿,你上回倒是见夫君施展过神通,给我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姵点头:“说是神通,但其实只是神通雏形。夫君说,真正的神通,一道攻击性的神通,就可以摧毁一座雄城,杀死十万生灵。一个神通境的修士,如果不赶时间,一座城、一座城地杀过去,足可以将天下数十国给灭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衿为之咋舌,“我虽已开始修行,却依然难以想象。这样说来,夫君若是想一统天下,会是很简单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恐怕不行,”风姵摇头,“夫君虽然没有明说,只是含含糊糊地说,修行者最好不要涉及世俗,这才将我们搬进这山中别院。但我想,这其中肯定是有些禁忌的,只是我们层次不到,与我们说了无益,才没有明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衿并不愚笨,闻言想了想,抿嘴点头:“你所说确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她有些期待,“夫君既然在练习这神通雏形……是不是说,他这次炼化的那道煞气,又顺利地凝结了一门神通雏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风姵的语气很自豪,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衿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君能有成就,比她们自己有成就,更让她们感到高兴和骄傲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君批评她们,修行者要自我一点,精神要独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风衿和风姵都早已习惯,像蔓藤一样,依附男人而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道本就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弱女子若不能遇上一个好男人,命运注定凄惨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反,哪怕是自身条件差一点,原生家庭差一点,若能嫁个伟男子,也能一生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嫁,就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衿也好,风姵也好,以前都从未想过什么独立精神,什么要自我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压根就没这个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家中长辈,基本都是在教育系统打滚的,风衿的父亲还是在夏咏初的支持下才有所突破,做到礼部尚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家庭,教女最是严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姐妹,满脑子都是三从四德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夏咏初要她们独立一点,反而让她们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觉得,或许正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她们的修行都比较坎坷。

        筑基期的丹药,以及练气器的四木蕴气丹等,夏咏初都已经可以炼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计成本地给风衿、风姵供给丹药,她们的修行速度却是不如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她们的灵韵仙资都不高,只是勉强达到可以修行的门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那么多的丹药,说难听一点,一头猪都能给喂到练气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衿却还是在练气初期徘徊,风姵筑基都没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她们的精神没有发生什么改变,夏咏初估计,哪怕用蕴灵淬体丸将她们的灵韵、仙资提升到四星,估计她们也终身无望金丹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无望神通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心境上的不合格。

        非外物可以弥补。

        ~~~~

        风衿和风姵闲聊着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正在检查刚才那记神通雏形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至今已经凝练了两罡四煞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界的人来说,两罡四煞已经是极限,该考虑进入温养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夏咏初当然不会这么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着系统的他,不会视金丹为终点,而是一个起点!

        这两次凝罡、四次练煞,他总共凝练了3枚法术种子,和3门神通雏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高的比例,让外边的修士知道,怕是要瞠目结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刚凝成的,是一个金系的神通雏形。

        施展之后,只有一道锋锐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少,但是强悍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他对准一座山头施展,数十米高、至少几十万吨重的山峰,就被这道神通雏形切割下来,轰隆隆地一路滚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威势,恐怕神通境修士都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罡煞修士的护体罡气,在这道神通雏形面前,怕是比一张薄纸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体内罡煞之力激荡,腾空而起,飞到山峰的断口处,悬停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数千平方米的剖面,光滑平整,就像是用高目数的砂纸打磨过似的,可以直接将其作为旱冰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一时沉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道神通雏形的攻击范围,比起元炁擒拿手的攻击范围要大,但是依然不适合群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将其攻击范围再进行适当压缩,应对少数对手,这门神通倒是十分犀利。

        神通雏形与法术的区别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现在已经有了几分体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是威力的增强。增强得不多,也就亿点点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元炁擒拿手,当初只是一门法术的时候,甚至都无法奈何一个普通罡煞修士的护体罡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成为神通雏形,哪怕是神通境修士的护体罡气,也一把捏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次是施展的速度变快。

        用现代术语说,就是,“瞬发”“默发”“取消前摇”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很关键的一点,施展神通雏形,他有种“如臂使指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精细入微。

        像这门神通雏形,当初是还是法术的时候,如果想控制其攻击范围,是不太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经过大量的练习,也只能稍加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进化为了神通雏形,他可以将攻击范围轻松调整为100米长,也可以调整为10厘米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变化由心,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神通雏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不由得期待,当这些神通雏形,进化为真正的神通时,又有着怎样的威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到了金丹修士手里,神通又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孟襄子曾说,每一个金丹修士,哪怕是最下等的金丹,也有独自灭世的能力——当然,前提是别的金丹修士不插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灭世,当然不是指将这一界归虚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将这一界的文明彻底的摧毁,只剩零星的幸存者,文明程度倒退千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等威能,夏咏初此时只能仰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有信心自己一定能达到,乃至超越金丹境,不过路要一步步地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刚刚试验完神通雏形的威力,就看到段宏恭敬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感应了一下他的气息,高兴起来,“恭喜段兄,已经是练气中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要多谢主上赐予的那些丹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给你多少丹药,这全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。”夏咏初不居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的努力不值一提。”段宏谦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实话实说,他虽然赠予了一些筑基期的辅助丹药给段宏,可数量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像他供应妻妾那样,毫无限制地供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段宏比风衿早修行几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掐指一算,到现在也有六年多、将近七年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六年多时间,才到练气中期,比夏咏初的子女们差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段宏并没嗑什么药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段宏的灵韵和仙资,应该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头我教你几门护道法术。不过你年龄不小了,若是不能尽快取得突破,日后怕是前景有限。所以你最好把时间和精力用来修行,护道法术稍微练练就好,不用太上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段宏虽然应了,心里却想,自己能有今日,都拜主上所赐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炼了这许久,也不过是才到练气中期,说明自己的资质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不要想着精进了,还是多花点时间,认真练习几门护道法术,或能更好地帮助主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上,有一事要禀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发现,有人在暗中联系英少爷,并且在偷偷摸摸策划着什么,似乎有几位客卿也卷入了其中。那人应是修士,属下无能,未能揪出那人。不过还好,那人应该也不确定已经被属下觉察了,只是略有觉察,所以缩了回去;另外,英少爷应该也没有被惊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沉吟了片刻:“我的这些孩子们……除了阿英,还有别人牵扯其中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宏犹豫了一下: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段宏道:“主上,属下其实已有布置。若是现在出动,应该可以将那人控制的几条暗线全部拔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摇头:“正主都没逮着,拔掉暗线做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宏拱手:“请主上示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咏初想了想:“对方既然缩了回去,那就先引蛇出洞吧。若是我长时间不在,那人应该会大胆行动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也可以借这机会看看老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宏露出困惑之色:“缤四爷有什么不妥之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没有,不过可以看看。”夏咏初是疑心病很重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夏往缤这几年一直十分安分,事事请示,不敢逾越雷池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夏咏初还是想看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问题的话,接下来夏咏初会让夏往缤当夏府的家主,自己安心隐退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人会疑惑,夏咏初已经属意夏往缤接班了,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就像是帝王考验自己的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我给你的,才是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没给你,你不能抢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夏咏初并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段宏算是他的心腹,将来也或许会是附庸家族中的领头人,但毕竟还是属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夏咏初没打算解释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去执行就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外就宣称,我要外出走亲访友。对该知道的人,就透露我要去一趟万里之外的浏丽山坊市,顺便拜访几位朋友。归期……在两年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知道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