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- 第134章 是她的大恩人,是她的九爷

第134章 是她的大恩人,是她的九爷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因此有短暂的沉默,凤倾倾觉得变扭,就开始找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熟悉贺怀锦这人吧?薛柠儿的追求者,你应该会很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见凤倾倾嫌弃他,还是有些不高兴的,此时听得她提起贺怀锦,只道,“这人心狠手辣,你少去招惹他,上回你出车祸,八成与他有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贺怀锦招惹到凤倾倾,倒霉的人估计还得是贺怀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女人就是他招惹上了,都不见得占上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诧异,“你竟然还能猜得出来,我出车祸一事,确实是贺怀锦所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听她这么说,也知道凤倾倾是已经查到了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算如何报复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神秘一笑,有些得意,这会儿的贺怀锦怕是已经在医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踹人的功夫不差,伤筋动骨一百天,正好让贺怀锦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见她这一副表情,低低一笑,“你已经将人给揍了?看样子下手不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,我还是挺温柔的,没让他怎么样,毕竟我当时出车祸,也是毫发未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想着贺怀锦掀开麻袋的时候,那一脸懵的表情,就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对于贺怀锦还是有些了解的,毕竟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且那人对薛柠儿一心一意,也曾将他视为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能说这人阴狠毒辣,报复心强,便提醒凤倾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隐藏好自己,若是让贺怀锦知道是你干的,绝对会跟你死磕到底,这人自幼就狠辣,曾经生生挖了他一个同学的眼睛,那时候他也不过十岁左右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但凡是得罪过他的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因为贺家在陵城的地位也不低,贺怀锦一惹事,他的父母便用钱去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岁就敢去挖人的眼睛啊,怪不得这贺怀锦看人的时候,总让人觉得阴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还是打轻了,这样的人,就该多教训一番,起码要让他断两三条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沉思了下,看向厉璟寒,“凤音音在邮轮上,是贺怀锦推下的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基本上可以笃定,这贺怀锦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,搭讪一下,就要将人推下大海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没有捞上来,那凤音音当晚就要命丧大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虽然对凤音音没有好感,但如果那一晚搭讪贺怀锦的人,不是凤音音呢?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道,“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他推的,但是凤音音去招惹他,肯定是要吃大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也觉得这事情也只有贺怀锦如此了,毕竟他的狠辣,熟悉他的人都会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见厉璟寒说得模糊两可的,只笑笑,这人也不愿意去得罪贺怀锦吧!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突然将话题一转,“你知道沈九沉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沈九沉?”凤倾倾的眼里染上几分疑惑,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里却道:能不知道吗?那可是她的大恩人,是她的九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家的那个私生子!”厉璟寒仔细地观察凤倾倾的表情,他发现这女人挺能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笑了,带着几分慵懒的意味,“我自幼生长在乡下,又不是你们这个圈子里的人,哪儿会认识沈家私生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口一个私生子,瞧不起沈九沉吗?

        身世又不是他自己愿意选择的,再说了,沈九沉可不比沈家那么多的兄弟差,甚至比他们厉害了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有些不服气,她不允许任何人看不起沈九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她心中的明月,谁也不许去玷污。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道,“我没说那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,想来你是认识他的,沈九沉,人称九爷,九号会所的幕后老板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没想到厉璟寒这都查到九号会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处会所,她自然也清楚是沈九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九沉的产业不少,最为神秘的便是幽灵客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有幸成为幽灵客栈的其中一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她打定主意,死不承认,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,我哪儿会认识沈九沉,早前与你们并没有交集的,能指望我认识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查到他是幽灵客栈的人,既然如此,你怎么会不认识?”厉璟寒知道凤倾倾在撒谎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并不确定沈九沉是不是幽灵客栈的人,但与幽灵客栈想必是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从凤倾倾这边诈出点儿信息来,只不过凤倾倾的态度似乎……不愿意配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笑了,“我在里面的代号是白茶,你说个沈九沉,我哪儿知道他是谁,反正我们里面没有一个代号是这样的,你要不要再重新查查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真如她所言?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想了想,便道,“好吧,不说沈九沉的事情,咱们说说白惜末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竟然已经查到白惜末了!

        白惜末是怎么露出破绽的?

        白惜末平日里很低调,不管是在白家还是在幽灵客栈,平日里除了与她交好之外,还有幽灵客栈的几个成员,在白家她基本上是没有存在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惜末在白家,大概就跟她在凤家是一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白惜末有一点不同,她是她父亲在外的私生女,自幼被接回白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夫人怎么会容忍一个小三生下来的女儿,自然不会待她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惜末还有一个兄长、一个弟弟,兄长对她不算好,但也不算坏,弟弟却一直都以欺负她为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的父亲,将白惜末带回来就不怎么管了,幼时白惜末被人欺负了还会找他告状,但每次都不讨好,还得让他父亲给臭骂上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几次之后,白惜末也就不找他告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父女关系生疏,白夫人一看到她就想到丈夫背叛,明里暗里地欺负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已经查到了白惜末,凤倾倾这一次倒是没有装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是厉璟寒还是万景,你对幽灵客栈的关注度,一直都挺高的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道,“不继续装了?你说说白惜末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惜末,确实是我幽灵客栈的成员,她能在幽灵客栈里,自然有她的本事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顿了下,又道,“我记得,厉家与白家似乎很少来往的,她就算是幽灵客栈的成员,跟你也没有什么关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舒服地靠在沙发上,目光落在那一瓶凤倾倾没有再动过的可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厉家与白家的来往确实不算频繁,但是两家多少还是有些生意来往的,我对白家那个小女儿倒是有一点点印象,不过她是幽灵客栈的人,让我有些震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印象中见过几次,她在白家确实很没有存在感,似乎也没什么朋友,经常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白惜末的印象大概就是斯文安静,寡言少语,柔柔弱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也学着他舒服地靠在沙发上,只不过双脚还搁放到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以眼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厉璟寒便问她,“凤倾倾,你回到凤家,是想要收拾凤家那些人,为你母亲报仇,白惜末也想要收拾平日里欺负她的那些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白家那些人大概情况也跟凤家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他倒是要看清楚白家局势,有些生意能不能继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成为植物人之后,现在厉家的生意,大部分都交由厉梓熙他们二房打理,他这边的部分事情,现在由林千泽掌控,明面上还算和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时间一长,就不知道林千泽手里那些权利,会不会被厉家二房夺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凤倾倾瞅了他一眼,晃动了几下自己的小脚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多了,白惜末对白家没有恶意,我对凤家才有恶意,这是不同的,白惜末一直都在当隐形人,她要的就是不受人欺负,或者被欺负了能够报复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她也清楚自己的身份,知道白夫人不喜欢自己的原因,对待白家的人她还是很客气的,不至于会跟我一样想要那些人……不好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凤倾倾一挑眉头,满是生动。